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何春张山一箭双雕 郡主娘娘花开两朵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411

  话说到了第二天,王娘娘果然来到了天波府。柴郡主急忙将她接到内厅,命家人奉上香茶,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谈些家常的事情。
  谈了一会儿,王娘娘渐渐觉得浑身燥热,血脉蓬张,脑海里暇思连绵,尤其要命的是,小穴骚痒无比,淫水阵阵往外直涌。原来,王娘娘喝的那杯香茶里早已被人做了手脚,放进了春药"合欢散".这种药十分霸道,任你是如何贞洁的女子,只要吃了它,转眼间就会变成淫娃浪妇。
  那柴郡主见王娘娘面红耳赤,气息粗重,两腿夹得紧紧的,知道药性已经发作,便道:"娘娘好像身体有些不适,请到里面歇息一下,如何?"王娘娘忙道:"如此甚好。"
  只听那柴郡主道:"来人,扶娘娘千岁到里面歇息。"话音刚落,走过来两个家人,正是那何春和张山。
  王娘娘此时已是意乱情迷,也忘记了自己是万乘之躯,任由他们俩扶起香肩,揽住纤腰,向里屋走去。谁知这一走动,小穴更加趐麻骚痒,犹如无数只蚂蚁在爬,淫水已经湿透了亵裤,顺着大腿往下直流。
  进到里屋,两人将王娘娘放在床上。那何春便开始替她宽衣解带。
  那王娘娘虽然神志尚清,但全身酸软,哪有气力反抗,只得大声叱道:"你这狂徒,快些住手!"那何春淫笑道:"娘娘千岁,我等特来为你雪中送炭,你可不要不识好人心哟。"说着话,已经将王娘娘剥成了一只白羊。
  那王娘娘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但由于平时养尊处,保养得好,所以仍然风韵犹存,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一对玉乳硕大浑圆,两个浅红色的乳头坚挺高翘,腰肢纤细,肚脐深凹,小腹下穴毛稀疏,形成一条细长的毛路,玉腿微张,小穴白嫩无毛,淫水不住往外流淌。
  那何春也不怠慢,飞快地脱光了衣服,分开王娘娘的双腿,将粗壮的那话儿顶在她的小穴口上,来回研磨起来,就是不插进去。
  再看那王娘娘,粉面通红,秀眉深蹙,银牙紧咬,显然已处崩溃边缘。
  那何春有意要折服王娘娘,又用手指去捻弄她那已经充血肿胀的阴核。
  这一下王娘娘再也受不了了,她拼命地扭动着肥臀,浪声高叫道:"好人,快……快些给我吧!"那何春笑道:"你要甚麽呀?不说清楚我可不知道哟。"王娘娘已经几近疯狂,连声道:"我要……要你的大……大鸡巴……快……快用大鸡巴插我的小淫穴……求求你啦……我快要受不了了……"那何春这才将那话儿一下子插进了王娘娘的小穴里,一边抽送,一边道:"甚麽娘娘郡主,都是些欠操的骚货,平时一本正经,见了鸡巴就不要命。"那王娘娘被插的呼天喊地,娇哼连连:"嗯……唷……我是骚货娘娘……我是小淫穴娘娘……我欠操……快些用力操我……快些操死小淫穴……啊……噢……"她小穴猛夹,肥臀猛摇,淫水如泉涌,不一会功夫,就连泄了数次。
  再说那张山,在旁边看得口乾舌燥,欲火中烧,正好那柴郡主走了进来。
  张山大喜,道:"郡主来得正是时候,快些脱光衣服,来尝尝我的大鸡巴。"说完,自己先脱得精光,往椅子上一坐,分开双腿,胯下那话儿昂首引信,摇头晃脑。
  那柴郡主顺从地脱得一丝不挂,赤裸着玉体蹲在张山的两腿之间,先伸出香舌,把张山的那话儿和卵蛋仔细地舔了一遍,然後用小嘴含住那话儿,吮吸吐纳起来,玉手还不住地揉搓着两个卵蛋。
  那张山抬起腿来,用脚趾去拨弄柴郡主那已经湿淋淋的小穴,直把她弄得淫水汨汨直流,口鼻之中不断发出"呜呜"的哼叫声。
  张山低头看见柴郡主那端异秀丽的粉脸,顿时淫兴大发,他一把抱起柴郡主,将她放在椅子上,双腿高分八字,架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粉红色的小穴大张,淫水连绵不断地从里面流了出来。
  张山将那话儿插进小穴,一口气抽了百馀下。那柴郡主被插得连泄数次,口里"亲爹"、"亲爷"地叫个不停。
  那张山一时兴起,那话儿一抽一送,又插进了柴郡主的屁眼里。
  那柴郡主正在飘飘欲仙之际,突觉屁眼一阵剧痛,几乎被插爆,差点昏了过去。
  那张山哪管她死活,挺动那话儿,一阵狠插猛抽,直把柴郡主弄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
  又过了一会儿,那何春和张山走马换将,张山干王娘娘,何春插柴郡主的小穴。


  那张山让王娘娘趴伏在床上,肥臀高翘,他用那话儿先插小穴,再插屁眼,一边插,一边用一只手揪住王娘娘的秀发,另一只手拍打着她的肥臀,大声道:"你这小淫妇,今天让你尝尝我的马上功夫。"这一下王娘娘可遭了殃,一会儿小穴痒,一会儿屁眼痛,淫声不断,浪叫连连。
  再看那何春,仰卧在床上,那话儿一柱朝天。柴郡主骑在他的腰间,用小穴上下套弄他的那话儿。
  只见那柴郡主秀发披散,星眸朦胧,檀口大张,口水直流,胸前一对巨乳左右摇晃,上下飞舞,令人眼花缭乱。
  那何春笑道:"都说杨家将武功高强,想不到郡主的床上功夫也如此了得。"那柴郡主已经浑然忘我,拼命扭腰摆臀,猛夹小穴,整个身心沉浸在淫欲之中……可怜柴郡主和王娘娘,金枝玉叶般的身体,却被两个无赖汉肆意玩弄,花样百出,无所不至。
  直到天近晌午,那何春和张山才将阳精分别泄在王娘娘和柴郡主的嘴里,然後说了句"後会有期",便扬长而去。
  欲知後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