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续写《寻秦记之嫪毐篇》第十二章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053

第十二章
  国兴躺在床上被纪嫣然按摩得浑身舒坦,看着她骚穴里湿淋淋地淫水不断淅沥而下,兴奋得大鸡吧又蠢蠢欲动起来。
  「骚货,快点把果子取出来服侍我尝尝。」纪嫣然骚穴被十几个青枣塞满,刺激得淫水直流。粉嫩的花瓣绽开,淫水和着腥臊的气味弥漫开来,淫靡无比。
  「是,夫君,嫣然遵命。」纪嫣然满脸媚笑,坐在床上,把下体挺起来对着国兴,将整个骚穴和堵在穴口的半个青枣都展现在国兴的眼前,「请夫君品尝,嫣然为您精心泡制的蜜果。」
  说完还伸出两指将花瓣拉开,让里面的穴肉更加清楚地展露出来。
  国兴翻身而起,看着眼前鲜红粉嫩的穴肉,紧紧地夹着果子,穴腔还在微微颤抖蠕动,时不时吐出一波淫液。
  国兴把嘴巴移到纪嫣然的穴口,血盆大口吸住了最外面的一颗枣,舌头舔着她的小穴和那颗青枣,裹着纪嫣然那略带腥臊的淫液的青枣在他嘴里转动,更加摩擦着纪嫣然那紧凑的小穴的穴肉,让纪嫣然感觉到更加难耐的刺激,主动地挺起下体,凑到国兴地嘴巴里,让他舔得更方便,「啊……夫君真会吸,好会舔……嫣然的骚穴好痒啊,夫君再用力,啊……把嫣然的骚穴吃掉吧,啊……」国兴被她淫荡十足的叫声逗引得又是一阵兴奋,射过三次的肉棒似乎又有勃起的迹象。他用力地向外一吸,那颗被纪嫣然骚穴紧紧裹住的青枣便「啵」地一声被吸出,带出来满嘴的淫水,被国兴吃到嘴里。
  他嘎吱嘎吱地嚼着枣子,还不忘表样纪嫣然,「不错不错,名满天下的纪大才女的骚穴就是与众不同,连淫水都特别地骚啊。」「是,嫣然是最骚的才女,嫣然的骚穴是天下最骚的小穴。嫣然的骚穴就是为夫君长的,让夫君玩的,啊……揉我的奶子,用力地揉吧,夫君好神勇……」纪嫣然的豪乳被国兴不停地大力揉捏玩弄着,随着他的动作扭动着娇躯,下体的青枣被一颗接一颗地吸出来,被国兴吃到嘴里。青枣一颗颗向外滚动,不断地刮擦刺激着她娇嫩的腔壁,让她爽得不知所以,淫水如喷涌的泉水,随着青枣地活动而不断涌出,沾湿了国兴的脸。她口中胡乱地淫叫出声,什么矜持和计较都暂时被忘得一干二净了。
  当最后一颗青枣离开的时候,纪嫣然的小穴暂时空荡荡的了。空虚的感觉让她难耐地扭动着下体,眼中射出迷离的神采,口中不断地哀求着,「夫君,嫣然好难受……骚穴好痒,求求你大发慈悲插进来,给嫣然止痒吧……」纪嫣然本想挑逗国兴快点发射,将精力耗尽,没想到国兴突发奇想的蜜穴藏枣的玩法,反而刺激得自己欲火大盛。国兴看着纪才女这样一幅发骚的模样,食指大动,大肉棒却还是不软不硬。看来连续射了三次已经让他暂时缓不过气来,这下纪嫣然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她现在只渴望国兴能够再硬起来,也不顾他长得丑陋又粗鲁,被这个粗人狠狠地干一次也心甘情愿了。
  国兴看着纪嫣然饥渴的样子,嘿嘿一笑说道,「那就有劳纪大才女给我好好吹吹,让它再展神威吧!」
  说着一边大力揉她的大奶子,在纪嫣然一声惊呼中拉起她的娇躯,把半软不硬的大肉棒塞进她的嘴边。
  国兴的肉棒上还留着刚刚插完自己骚穴的味道,混合着男人的体味,让纪嫣然心中的渴求更加压抑不住。她媚眼一扫国兴的丑脸,主动张开小樱唇,把他黝黑的肉棒含住,小香舌还在龟头马眼和肉棒的沟壑上面转着圈舔弄,螓首前后摇动,来回套弄他黝黑的脏物,想快点让它硬起来。
  国兴一边把玩着纪嫣然洁白娇嫩的乳房和光滑圆润的大屁股,惹得纪嫣然一边为努力地自己口交一边从鼻腔里发出一阵阵不依的娇呼。
  看着文武双全,艳绝天下的纪才女曲意逢迎的样子,那张销魂的小嘴还在不停地吸允舔弄自己的老二,国兴心中的得意无以复加。
  他一边享受着纪嫣然小嘴的伺候,一边继续开口羞辱她,「哼哼,真没想到纪才女不仅能文能武,连嘴上功夫都这么厉害,呼呼,我的大鸡巴都要被你这张小嘴吸断了,啊啊,连里面的尿都被你吸出来了,你长着这张嘴真是天生给男人吃鸡巴的,是不是啊?」
  纪嫣然被他这样羞辱,心中涌起一阵愠怒。可是主人把自己赏给他,那么今天自己就绝对不能违抗他的命令。闻言她只有做出一副下贱的表情,吐出口中的肉棒,纤手握住国兴的鸡巴开始套弄,委委屈屈地点头道,「是……嫣然的小嘴,就是要服侍男人的,就是给男人吃……吃鸡巴的,唔……」听到她这样驯服地顺着自己的话作践自己,国兴一下子兴奋达到了临界点,半软不硬的肉棒一下子又硬如铁棍。纪嫣然察觉到他的肉棒硬了起来,羞怯地一笑,主动转过身去趴在床上,挺起只穿着丝袜,下体处不着寸缕的下半身。把一个圆圆的大屁股对着国兴,还微微地摇摆着腰肢,让她晶莹的闪耀着淫水光泽的小穴展现在国兴的面前。


  国兴咽了一口口水,上前抓住她皎洁如明月的雪白臀瓣,向两边一分,让纪嫣然骚穴的花瓣向两边绽放开来,里面鲜嫩粉红的小穴穴口微微开合着,似乎在呼唤着肉棒的光临。
  国兴不再犹豫,挺起丑陋的肉棒,往纪嫣然漂亮的小穴里挤入,溅起一阵春水。一边握住她雪白的大屁股,一边让大肉棒在她紧窄的小穴里进出。用插母狗的姿势,从后面用力地撞击纪嫣然丰臀。
  「啊……夫君的肉棒好厉害……用力插,嫣然的小穴吧……啊,好会插……嫣然要被,被插死了……用力,再用力,狠狠地插坏嫣然的小穴吧……」纪嫣然寂寞的小穴立刻被肉棒插入的满足感填饱。国兴快速抽插起来,满足感如潮水般袭来,让她满面媚色,随着国兴地动作配合地扭动腰肢,口中淫声不绝。
  纪嫣然的绝色容颜和淫荡的媚态,以及那无比紧凑销魂的小穴,仿佛吸精的妖精一样,让国兴已经射过三次的肉棒又忍不住有发射的迹象。他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快速地撞击着纪嫣然的圆臀,让她发出更加不堪地浪叫出声,感受着那火热的腔道,捏着那光滑水嫩的臀肉,想要努力地先把这个荡妇送上高潮。
  密室中的项少龙眼睛眨也不眨,鼻中喘着粗气,看着娇美白嫩的娇妻被这个浑身长满黑毛,丑陋壮实的粗汉用犬交的姿势疯狂肏干,还配合着抽插的动作浪叫呻吟,「夫君,好哥哥」叫个不停,他的肉棒又硬了三分,刚刚在朱姬后庭里发射过一次的肉棒再一次勃然挺立。在朱姬和嫪毐微微的诧异中,一把推倒朱姬,也摆出和纪嫣然一样的姿势,从后面干入她的骚穴里,大力抽插起来。
  「妈的,真是个变态,看到老婆被干得这么骚,竟然硬了一次又一次,真是无药可救了。」嫪毐看着项少龙远超平日的神勇,也自顾自地掏出巨大雄伟的肉棒,在朱姬痴迷的神色中插进她嘴里,两人开始在朱姬婉转欢叫地呜咽声中,一前一后肏干起来。
  国兴被纪嫣然的浪叫刺激得心头火热,射过三次的肉棒这一次仍然不能持久,勉强抽插了百多下,便又在她火热娇嫩的穴腔里射出浓浓的精液。
  他有些身体发软,暗想这个骚货真是厉害。看着纪嫣然满面潮红地躺在床上,难耐地扭动着娇躯。刚刚被激烈抽插过的小穴里还有自己的精液缓缓流出,却被她丝袜美腿夹紧,努力地让精液在小穴里多停留一会。
  纪嫣然还没有完全尽兴,刚到高潮的边缘国兴就已经忍不住发射了。她开始万分想念主人那又持久又巨大,插得自己芳心酥软的大肉棒了,心中的欲火被勾起,却无法被满足,有些微微的幽怨,看着国兴的眼中隐隐露出两分不满,「这个粗鲁汉子,怎么这样不顶用……」
  国兴心中暗恼,因为一想到天下第一才女,第一美女,也是曾经践踏过自己尊严的武道高手的纪嫣然今天能够被自己随意玩弄,他心里的凌虐快感就先强了三分。心理刺激让他的快感来得尤其快,所以有些发挥失常。
  但看到纪嫣然这样的目光,一下子刺激了他,「臭婊子,怎么着还敢瞧不起老子?」
  纪嫣然浑身一抖,连忙跪坐起来,出口补救道,「嫣然不敢……夫君赎罪,嫣然一定再努力,让夫君重振神威。」
  说罢就想扑倒在他怀里献吻,小手也摸上他软掉的肉棒套弄,想让他再站起来。
  「好了好了,你这骚货少来这一套。我知道你心里瞧不起我,既然你觉得我满足不了你,那就让我的手下来满足你吧!」国兴本来想独占她一上午,结果现在自己就已经射了四次,如果再继续下去,恐怕下午自己连路都走不动了。
  「啊?」纪嫣然芳心一颤,被这样一个不能文不能武的莽夫玩弄羞辱,就已经让她有些难受了。要不是主人的吩咐,自己才不愿意服侍他呢。结果现在还要被他送给他的手下奸淫……一想到自己要面对那些只会些三脚猫功夫的杂鱼玩弄,纪嫣然心里泛起一阵不情愿。
  「夫君……今天嫣然是你的妻子啊……嫣然只想服侍夫君舒舒服服的,不要让嫣然被别人干好吗……」纪嫣然委屈地软语相求,还主动地帮他口交想讨好他,让他打消主意。
  「嘿嘿,为夫就喜欢看你被别人干得高潮迭起的淫荡样子,废话少说,跟我来。」国兴残忍地拒绝了纪嫣然的请求,一把拉起她的娇躯,帮她穿上了那一件武士衫,里面穿着露胸的性奴内衣和光屁股的吊带丝袜,脚上套上长靴就催促着她出门了。


  「少龙,国兴看来要用嫣奴来收买人心了,想不想看看嫣奴是怎么服侍武士行馆的那些下人的?」密室中,嫪毐一边肏干着朱姬的嘴巴,一边对项少龙说道。
  「主公……那些下人行为粗鲁,我怕嫣然被他们弄伤啊……」项少龙有些不能接受爱妻被随便一个下人蹂躏,犹豫着出口劝谏到。
  「诶,嫣奴迟早要帮我收买那些权贵的,现在就当是提前演练吧,免得到时候放不开,让他们不满。」嫪毐紧紧地盯着项少龙,向他施加着无声的压力。
  「这……是,主公。」项少龙只有无奈答应,心底也有些隐隐地好奇,高高在上的太傅娇妻被一个粗鄙不堪,地位卑下的小人物肆意玩弄,想到这里,他也有些莫名的兴奋,「那……就请主公带属下一观吧。」「哈哈,就知道少龙你想看。」嫪毐哈哈一笑,调整了机关,寻找着纪嫣然的去向。良久,他找到了,便调整好孔洞的方位,正对着府里另一处房屋。
  此时在外面走动的纪嫣然,由于没有内裳的阻隔,乳头直接顶上了外衣,在她的武士服地胸口顶起两个凸起的痕迹,粗布的衣服摩擦着乳头让纪嫣然面红耳赤,感到一阵阵来自胸口的刺激,让小穴也有些饥渴难耐,淫水混合着国兴的精液又开始慢慢地往外流,让她只能夹紧双腿,以免打湿了裤子。
  她被国兴强拉着走出门,路上被一个个府里的杂役看着,他们色迷迷的眼光仿佛能穿透自己的外裳,看到里面性感无比的内衣。纪嫣然芳心乱跳,低着头不敢看他们,只能随着国兴的步伐一步步前进。
  国兴拉着她的手来到一个小屋门前,开口说道,「嫣然你自己进去吧,我一会过来接你。这里面住的是我的手下兄弟,叫赵四的,当初你去武士行馆大闹一气,他也曾败在你的剑下,还被你削断过手指。待会进去要好好赔礼道歉,满足赵兄弟的一切要求,知道了吗?」
  想到又是一个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连名字自己都没听说过,看来是个无名小卒。他既然被自己打伤过,心里肯定怀着怨愤,看来待会讨不到好了。
  纪嫣然想到这里满脸担忧,芳心暗凛,犹犹豫豫地不敢推门进去。国兴牛眼一瞪,「贱人,你还犹豫什么?主人把你赏给我一天,今天我就是你的主人!想违抗命令么?快进去!」
  纪嫣然浑身一颤,玉手攥紧,对即将被淫辱的担忧还是比不上违抗主人的害怕,她战战兢兢地低声应是,在国兴满意的眼神中,轻轻推开房门。国兴见她进去了,便淫笑一声,将房门关上,却故意躲在窗边捅破一个小洞向内偷窥。
  房中,一位獐眉鼠目的矮子正躺在床上休息,听到有人进来,立马翻身而起,向外一看。震惊地发现来着竟然是一个高挑的美女,身穿着英姿飒爽的武士服,前凸后翘,身材曼妙。
  她面带羞涩,轻轻咬着下唇看着自己,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矮子赵四定睛看了看,来者居然是名满天下的纪才女。被她削掉手指的惨痛经历让赵四心中一颤,立马满脸戒备地看着她,生怕她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看着眼前这个猥琐矮小的男人竟然是主人要求自己曲意逢迎伺候的人,纪嫣然心中一阵气苦,犹豫着不敢开口。却听到窗外一阵轻轻地催促声传来,「贱人,快点脱掉衣服,下跪赔罪!」
  纪嫣然芳心暗结,和赵四对视了一会儿,咬咬牙,在赵四无比惊讶地目光中伸手解开身上的外衣,带着淫水痕迹的武士服飘然落地,露出里面无比暴露诱人的黑色性奴内衣。
  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项圈,胸口处的布料故意被留出两个洞口,露出丰满的乳肉和鲜嫩的乳头,下体骚穴和屁眼的位置也留出口子,臀部更是光溜溜的,只有一条细细的线夹在臀肉之间,露出雪白的丰臀。下体的丝袜和长靴更是无比勾人魂魄,让赵四都有些傻眼了,口水也滴到了地板上。
  纪嫣然跪倒在他的脚边,抬起头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嫣然知道曾经伤害过赵先生,现在嫣然知错了,愿意用肉体来补偿赵先生的痛苦,原谅嫣然过去的无知好吗?」
  说完还抱住他的小腿轻轻摇晃着献媚起来。赵四心电急转,看到纪才女这样一幅暴露下贱的模样,心中充满了凌辱的欲望,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看着昔日高高在上,看都不会看自己一眼的纪才女,他兽性大发,在纪嫣然的一声惊呼中,一把把她拉上自己肮脏的床上。
  一幕好戏就要开演,窗外的国兴和密室中的项少龙、嫪毐等人在不同的地点,却感受到了相同的兴奋,每个人都射过几次的肉棒不知不觉地又硬了起来,等待着欣赏这一场淫荡的肉戏。